尊妾成妃章节目录 110.恩怨谈(14)

  • 背景色
  • 字号
    默认 特大
  • 宽度
    640宽度 800宽度 默认宽度 1028宽度 1440宽度
  • 滚动
    双击开始/暂停滚屏
  • 帮助
  • 背景色 宽度 字号 滚动

章节目录 110.恩怨谈(14)

小说:尊妾成妃 作者:别景哉
109.恩怨谈(13)← 快捷键 回目录 快捷键→

????烈阳长刀后移横举,以刀身拦下了剑尖一芒。

????丁鹜脚下步子飘忽不定地开始后撤,一改之前凌厉强势的进攻之态,烈阳在身前旋划着抵挡长剑的进攻。

????花柏峘见状,手下的剑一顿,迅速跟着收敛了长剑侵入丁鹜防守的劲头和力道。

????他稳住自己的步子,一步向前迈进一小格,徐徐稳矣似若信步闲庭地在云渺台上散起了步。

????然而廊楼之中却没有人真的敢以为花柏峘在散步。

????丁鹜同样感受到了如一面坚不可破的壁垒向自己缓缓碾来似的压迫力。

????花柏峘行进不快但动势十足,出招虽然不再急如骤雨漫天,却是每一剑都有自己的分量。

????丁鹜初变招时的防守和紧接其后的退让使花柏峘明白,他的故事变了。

????刀法犹豫,步法退却。

????这一段故事当中他必然是面对着让他犯难的情况,承受着相当的强压和风险,才使得这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止住了前进的脚步,踌躇不定。

????所以花柏峘适时地给了丁鹜一份压力。

????虽然不知道能以剑技还原几分,但他有意配合着丁鹜讲完这段故事,这样或许能让他们双方都得到一定的安慰。

????心中拿定主意,花柏峘稳且有力地前刺长剑。

????这本不是什么需要频频退避锋芒的招式,但他每前进一步,就见丁鹜后退些许。

????花柏峘放水的进攻被无一遗漏地拦下,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刻意放缓动作之下,长剑的攻击被拦截,就等于露了一个极大的破绽给对方。

????以丁鹜的武学造诣,他没道理看不出来。

????对破绽熟视无睹,一味退避防守,鲜红骄傲的烈阳只在丁鹜的周身迂回转圜。

????如此犹疑、固守不前。

????这只能让花柏峘猜测,丁鹜当下重现的是作为知情者,在大通镖局出镖前面临的一次选择关口。

????或许是一个同时关乎序安镖局与大通镖局命运的抉择。

????花柏峘再度三剑连出,斩在了丁鹜横向防守的刀刃上。他此刻大概有了点眉目,既然京中会有贵人找上大通镖局护送明月珠,自然也会有垂涎于明月珠的人另找镖局委托劫镖。

????丁鹜今日能带着符正塘的烈阳刀来到卓赋山庄,足以说明大通镖局覆灭那夜,他出于一些原因也在场。

????这个原因恐怕是丁鹜解不开的一份心结。

????他对大通派和自己的恨,源头或许就是这里。

????花柏峘重踏前移,迎头以三成力量向丁鹜斩下一剑。

????迷茫中的力道和技巧都不足以让丁鹜防下花柏峘的刻意刁难,他被一剑斩退数步,在云渺台的边缘摇摇欲坠。

????花柏峘见状也不知该追上去再度施压,还是先按兵不动等待丁鹜做出反应为好了。

????显然,在不知不觉中,丁鹜心中的迷茫也传递给了花柏峘些许,让他一时失了主意,不可避免地在抉择关头犹豫了一下。

????好在,花柏峘心中尚且清明,知道此时更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他拿捏着逼近的速度,一步步走向擂台边缘的丁鹜,手中的长剑锋芒低垂,看上去并没有太大的威胁。

????但是就在花柏峘距离丁鹜不足五步远的时候,丁鹜骤然动了。

????他猛然抬头与花柏峘对视的双眸,让花柏峘看愣了一秒。

????仿佛他们之间的对局又回到了这场恩怨谈的起始,丁鹜眼中滔天的怒意几乎冲散了他的理智。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花柏峘不自觉地后退了半步,条件反射般地举起了长剑,狼狈地抽击上向自己砍来的烈阳。

????丁鹜这一爆发毫无预兆,如同崖边垂死斗兽的临终反扑。

????仓促之下,花柏峘经控制后用出的力道,在丁鹜暴起急骤且疯狂凌乱的劈斩之中瞬间落入下风。

????在他来得及再度调整之前,被丁鹜生生逼退了十数步,愣是从擂台边缘退到了几近中央的位置。

????这一阵密集狂乱的刀法仿佛再现了花柏峘不久前昙花一现的霸道凌厉,不过懂行的人自然看得出,丁鹜只是声势上学了几分相似,他出招的条理远远不如花柏峘清晰。

????看客们纷纷下定结论,如此破绽百出的动作,不用十个回合,丁鹜必然会被花柏峘击败。

????可此时云渺台上的两个人,有谁真的在意了胜败?

????花柏峘边退边招架,始终没有寻得变招的机会拉回平衡。

????一是因为他在用心感受着刀剑相撞之下,丁鹜传递给他的讯息。

????花柏峘想听完,所以在丁鹜收势之前,他绝不会主动扳回劣势。

????二来兼顾着力道控制和情况分析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在当下这个微妙的局面当中,花柏峘保持住对局平衡已经尽了全力,若非他武学造诣极高,战时若定式成型,变招前完全可以凭借肢体记忆维持状态,只怕在丁鹜这样不计代价的疯狂劈斩之下,局面维系不了片刻就会脱离花柏峘的控制。

????数息过去,两人在云渺台的中央一战一守,令人目不暇接。

????花柏峘终于稳住了他的脚步,在接下丁鹜不具理智的攻击的同时,对他想传达的事情有了些许眉目。

????此时花柏峘手臂发麻,暗想已经好些年没有人能够在与他交战的时候,给他的手臂带来这种程度的疲劳了。

????丁鹜的愤怒纯粹又强烈,堪称离怒也不过分。

????他杀红了眼,只知道执着地挥动着长刀,心中却不明白他在为什么而战,比之他登擂时候的状态还要不如。

????至少这场恩怨谈开始时,丁鹜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

????可现在他每一刀落下,花柏峘都看得见其中的迷茫。

????还有迷茫中毫无头绪却又停不下来的无意义的愤怒宣泄。

????会让丁鹜有如此反应的,恐怕就是大通镖局覆灭的当晚了。

????花柏峘只能猜到这里。

????他没有目睹丁鹜所见的那处地狱,他只在手下人传递的消息里,耳闻了大通镖局上下的死状如何惨烈。

????一场多过十方混战的乱局,虽然各方人马彼此也不对付,但所有人最初的目标都是护送着明月珠的大通镖局。

????莫说以一敌十是何等无力回转的绝境,单凭明月珠下落不明这一点,花柏峘便能靠想象猜出符正塘和他的镖师们必然逃不过被拆剖彻底、死无全尸的命运。

????不怪丁鹜说这世道甚至容不得死者的一份安息。

????由此,花柏峘只能默默记下丁鹜此刻的离怒,为他对大通镖局报以不平的态度,存一份尊敬与感激。

????终于,在这段好似不会停止的金戈怒吼持续了近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丁鹜的刀慢了下来。

????花柏峘没有料到不曾停歇的刀锋会在面前戛然而止,他持剑戒备了片刻,发现丁鹜像是用光了浑身的力气一样,再也燃不起方才那般滔天的怒意。

????丁鹜垂着双臂,一步一寸向花柏峘的方向挪着,狂乱慑人的气焰消散殆尽,只有深刻入骨的仇恨弥留不去,驱动着他虚弱空乏的身体前进。

????花柏峘卸下了防御的姿态,平静地在原地等待着。

????他知道,丁鹜下一阶段的故事要开始了。

????。

关注多看小说吧最新最快章节(m.duokan8.com)

(←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热门推荐

换一换???
loading